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瘋走的時光啊,你還能為我留住那樹馨香嗎? 行走在原野的腳步有些疲憊了,獨坐在暮色微闔的黃昏,垂落的霧靄宛如一窩窩淚水遮擋住了視線,它將綻放的花兒碎裂成一片一片,我不忍看這一幕幕春未盡花已殘,花落的聲響,深深踩痛了我顫抖的心房。 無情的歲月,你還能為我留住那樹馨香嗎? 深深的感念徘徊在春花盛開的山崗,玲瓏的朵兒孕育著滿腔的希望,將濃濃的春意寫在曠野之上,在春天到來的路上,是你最先闖入我的夢鄉,是你最先把季節的風鈴敲響。 春花啊,一朵朵火紅,一朵朵金黃,宛若曼妙的彩筆,在春日的原野塗抹著/盛開與凋零的悲壯!你以綻放的姿態告訴人們,春歸大地;你以凋謝的詠歎,抒發憧憬和懷想。你盛開的瞬間,像極了一支支通明的燈盞,燃亮了季節的黑夜,讓整個山崗噴薄著烈烈火焰;你紛落的時刻,又是那麼的悲愴,任一陣陣狂風吹打,任一場場驟雨襲來,悲壯的花瓣雨啊,飄飄灑灑。 一片,兩片,飛花濺落,淚千行,飛逝的時光啊,將你最後的艷麗深深地埋葬。帶露的花瓣兒輕輕地滑過夢的唇邊,鹹鹹的是春潮般的思念,我虔誠的祈禱了千萬次,卻留不住/你漸行漸遠的足音。多少次我在夢裡捧起你美麗的笑臉,就像緊緊拉住母親的衣襟,依在你暖暖的胸前,聆聽馨香的笑語,細數花開花落的年輪。 春花呀,我之所以把你想像成母親,是因為你以燦爛的生命,孕育和召喚著一個又一個春天的來臨。在你落紅的身後,有多少果芽在萌生,在你鋪陳的腳下,又有多少生靈在湧動,你以落盡紅顏甘做泥的胸懷,擁抱玉立的夏荷、托起金秋的收穫、迎接凜冽的寒雪。儘管季節的路途很漫長,儘管春歸的路上有無數的雨雪風霜,儘管復甦的時節你又要面臨再一次的凋謝,可是,你依然固執地重上枝頭,盡顯風流,你以短暫的花期趕赴春天的約會,你說過,要兌現和春天的諾言,與春風和弦,譜寫一個粉紅的回憶,與小草吟唱,吟唱又一支浪漫的春曲。 在春風徐徐的季節,在綠葉初上的籐曼,我看到了頑強的春花又一次昂揚得怒放,喜看她在枝頭上舞蹈,聆聽她在春天裡歌唱,歌唱一曲生生不息的生命交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