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曾經在接踵摩肩的人群中,左顧右盼。那一個身影,在我的視線中模糊、清晰,刻在我的腦子,成為永生。成為一生的牽念,墨守著一個世紀的煙雨風雲。末了,化蝶而去。 從此,我的人生,一半歡樂一半醉! 今夜,微風拂面,星空閃爍。臨床而坐,皓月、蒼穹、星空、遠方……在我的眼裡都顯得格外淒美。我想關掉手機,就像是關閉我的記憶一樣,以為就會拉長思念的距離,無處找尋。誰知道,思念的心滿懷疲憊,憔悴的面清淚游離!總以為早已把那些記憶的碎片小心收藏,可回眸處,依然是佈滿了觸目驚心的相思殘骸! 多少年,一個人走在茫茫人海中,任記憶穿透我的歷史的每一個角落,那些孤單的歲月,那些彷徨的日子,那些惆悵的季節……回眸之間,一蓑煙雨,曾顛覆了多少人的魂憶?月光美酒,曾醉倒多少柳下花前吹簫的人兒?我彷彿聽到,有人在淺唱,那是梅花三弄中那一段淒美的風花雪月的詩行。 ……秋日的落陽,夏日的流火,還有冬日的聖誕卡。如今,春暖花開,卻一直陰雨無期,讓我摸不著我的春天。此時此刻,我看不清,誰的憂鬱在無聲綻放?也聽不見,誰的愁緒在無息呻吟? 是我,在這個春夜裡的牽念。 如果沒有當初的尋覓,後來的心儀只是一張白紙。蒼白,透明,沒有半點人生的痕跡。是,緩緩的愛穿越千條水萬重山。懷想遠去的書頁,梁祝的相思魂兮相依,鳳求凰的至死不渝,還有李商隱的那段春蠶到死與蠟炬成灰,他們的夙願拋灑在時光的深淵和歷史的縱深。呵呵,風起時,又將飄往何方? 曾經年少,望著東方那個傳說中的神話女子。彈指之間,人生過半,依然半枕相思。回眸生活的段落,樂極生悲,半醒半醉。心中,依舊裝滿相思的殘骸。 暗夜裡,我曾偷偷的哭泣,無人會為我擦去眼角的淚滴;寂寞中,我曾數著天上的星星,希望有一顆就是你。思念,浸染了深情的筆尖。今夜,我鋪就一方思念的紙宣,蕉滿相思的筆,把我的輕愁,寫在眉間,把裝滿思念的這一紙素箋,遙寄遠方。 許多夢,只能化作一縷縷的隔世雲煙;許多事,只能在心底淺吟默念。我豈有不知。 今夜,柔風灌醉了我的憂愁。沏一壺香茗,點一支香煙,倚樓聽風,杯中裝滿歡樂與醉,相思卻在指縫中溜走。

| 3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瘋走的時光啊,你還能為我留住那樹馨香嗎? 行走在原野的腳步有些疲憊了,獨坐在暮色微闔的黃昏,垂落的霧靄宛如一窩窩淚水遮擋住了視線,它將綻放的花兒碎裂成一片一片,我不忍看這一幕幕春未盡花已殘,花落的聲響,深深踩痛了我顫抖的心房。 無情的歲月,你還能為我留住那樹馨香嗎? 深深的感念徘徊在春花盛開的山崗,玲瓏的朵兒孕育著滿腔的希望,將濃濃的春意寫在曠野之上,在春天到來的路上,是你最先闖入我的夢鄉,是你最先把季節的風鈴敲響。 春花啊,一朵朵火紅,一朵朵金黃,宛若曼妙的彩筆,在春日的原野塗抹著/盛開與凋零的悲壯!你以綻放的姿態告訴人們,春歸大地;你以凋謝的詠歎,抒發憧憬和懷想。你盛開的瞬間,像極了一支支通明的燈盞,燃亮了季節的黑夜,讓整個山崗噴薄著烈烈火焰;你紛落的時刻,又是那麼的悲愴,任一陣陣狂風吹打,任一場場驟雨襲來,悲壯的花瓣雨啊,飄飄灑灑。 一片,兩片,飛花濺落,淚千行,飛逝的時光啊,將你最後的艷麗深深地埋葬。帶露的花瓣兒輕輕地滑過夢的唇邊,鹹鹹的是春潮般的思念,我虔誠的祈禱了千萬次,卻留不住/你漸行漸遠的足音。多少次我在夢裡捧起你美麗的笑臉,就像緊緊拉住母親的衣襟,依在你暖暖的胸前,聆聽馨香的笑語,細數花開花落的年輪。 春花呀,我之所以把你想像成母親,是因為你以燦爛的生命,孕育和召喚著一個又一個春天的來臨。在你落紅的身後,有多少果芽在萌生,在你鋪陳的腳下,又有多少生靈在湧動,你以落盡紅顏甘做泥的胸懷,擁抱玉立的夏荷、托起金秋的收穫、迎接凜冽的寒雪。儘管季節的路途很漫長,儘管春歸的路上有無數的雨雪風霜,儘管復甦的時節你又要面臨再一次的凋謝,可是,你依然固執地重上枝頭,盡顯風流,你以短暫的花期趕赴春天的約會,你說過,要兌現和春天的諾言,與春風和弦,譜寫一個粉紅的回憶,與小草吟唱,吟唱又一支浪漫的春曲。 在春風徐徐的季節,在綠葉初上的籐曼,我看到了頑強的春花又一次昂揚得怒放,喜看她在枝頭上舞蹈,聆聽她在春天裡歌唱,歌唱一曲生生不息的生命交響……